奥-德军队在加里波利艰苦奋战直至最后胜利的过程

1914年12月至1915年4月期间,土耳其军在三条战线上的进攻均以失败告终:萨勒卡默什战役使土耳其第三集团军几乎全军覆没:偷袭苏伊士运河未遂,但撤退成功,保留了第四集团军的大部分实力:收复巴士拉失败。

“圣战”号召的局限性暴露无遗,土耳其军队的溃败,让不敢再与协约国为敌。而协约国则更加笃定了自己的判断,只要再发起一场大战,必将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奥斯曼帝国。

因此,他们将攻击目标锁定为奥斯曼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以及通向这座古城的海上通道,达达尼尔海峡。1915年1月2日,英国战争委员会任命霍霄肖.赫伯特.基奇纳勋爵为此次突袭任务的总指挥。

这位征战沙场的老将,早就对君士坦丁堡动了心思,极力主张英国对土耳其人发动海上攻击。他在给海军大臣温斯顿.丘吉尔的信中写到:“能使土耳其军停止增援东线的唯一办法,便是袭击达达尼尔海峡。

丘吉尔更加大胆,意图“单凭战舰强行通过海峡”,直逼君士坦丁堡。1月13日,丘吉尔将商议过后的作战草案提交给战争委员会审核。“战争委员会的部分人质疑此次行动的可行性,基奇纳分析道:

连接地中海和黑海的达达尼尔海峡是英军的囊中之物,一旦控制了海峡,英法两国便能在黑海部署兵力及战略物资,与俄国一道对抗东线的德国和奧地利。按目前情势,如此诱人的战略

资源唾手可得。如若行动失败,无需出动地面部队营救。结果成功打消了同僚的疑虑。丘吉尔将袭击达达尼尔海峡的计划告诉了俄国及其他盟友,俄国对此表示全力支持。

因为俄国人早就预谋趁乱占领君士坦丁堡和达达尼尔海峡,此次机会千载难逢。法国虽然野心不在这两者,却早已明确此次行动成功后自己的份额。很明显,协约国已经开始就如何瓜分奥斯曼帝国展开谈判了。然而,事实证明,协约国低估了奥斯曼帝国的防御能力以及土耳其士兵的韧劲。

在海峡战役的大部分时间里(1915年2月-11月),处于困境中的土耳其人无法获得同盟国大量的物质援助。由于土耳其和同盟国之间隔着俄国和中立国,除了从德国秘密偷运武器装备,别无他法。

罗马尼亚拒绝允许德国军事人员和物资过境,德国人直到1915年秋才在塞尔维亚撬开一条供应通道,到11月之前,只有几百名德国士兵和少量装备到达君士坦丁堡。因此,达达尼尔海峡的防守者长期缺少弹药和其他物资,尝尽苦头。

由于英法联军对达达尼尔海峡的袭击,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驻君士坦丁堡的大使馆和其他德国机构定期向柏林发出警告,称土耳其急切需要德国的援助。瓦根海姆、戈尔茨和其他人一再提醒柏林,土耳其人需要同盟国的弹药和其他装备,但都无济于事。

早在1915年3月8日,瓦根海姆就写信给柏林,“现在情况十分危急,由于德国和奥地利末能履行其关于弹药供应的所有承诺,达达尼尔海峽遭到强攻,这对土耳其人态度的影响将是不可估量的。”

用3月12日,瓦根哈姆再次提醒柏林,指出土耳其人在战斗中表现地非常出色,但苦于缺乏弹药,防守很可能会濒临崩溃。他强调出现这样的灾难就是因为德国置处于困境的盟友于不顾。

对同盟国来说幸运的是,3月18日英法舰队再次发起的进攻不仅失败了,而且告知其盟友继续进行海军攻击无疑是徒劳的,“看来,双方都需要重新部署,才能再次投入战斗”。”

短暂休整之后,英国决定采用海陆联合方案登陆加里波里半岛,再次抢夺达达尼尔海峡的控制权,而这一行动需要几个星期的准备,间接地给了土耳其人喘息的机会,令其尽快补充耗尽的弹药并在海峡两岸部署更多的部队,达达尼尔海峡暂时归于平静。

3月21日,贝特曼.霍尔韦格总理和法金汉将军讨论后,让奥匈帝国总参谋长康拉德.冯.赫岑多夫对塞尔维亚发起进攻,为土耳其人开辟一条安全的供应路线。康拉德深知俄国前线的重要性,并未答应,并在4月初告知君士坦丁堡不要指望短时间内获得救济。

与此同时,外交上也没有说服罗马尼亚放弃禁止德国向土耳其运输船只的想法,其他一些通过海峡运送德国军火的计划也均告失败。土耳其与盟国的持续隔离,在驻君士坦丁堡的德国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中造成了极大的紧张感,而恩维尔和李曼之间日渐加深的分歧加剧了这一紧张局势。

二人就如何应对协约国的袭击意见不同,恩维尔下令将海峡地区的部队部署到由李曼指挥的第一集团军,负责防守奧斯曼帝国欧洲部分的海峡,第二集团军负责亚洲部分的海峡。

然而,这种安排和其他各种指令遭到李曼的强烈抗议,几天后这种战略上的分歧升级为个人战。无奈之下,恩维尔告诉瓦根海姆,李曼不服从的态度令他们根本无法合作,希望德皇能提醒这位军事代表团的负责人,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土耳其的总参谋长。

田李曼则直接向德意志帝国司令部写信:“我谨此向阁下报告,土耳其出现了一连串的军事失误,他们根本没有咨询我的意见,这与我的合约是背道而驰的。”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李曼努力说服奧斯曼帝国总参谋部在达达尼尔海峡部署武装力量,应对协约国军队的“大规模登陆”,但由于和恩维尔的紧张关系,总参谋部一开始并未听取他的意见。

然而,一周后协约国海军发起攻击,恩维尔突然同意在达达尼尔海峡建立特别防卫队,即第五集团军,并交由李曼指挥,李曼立刻表示同意。次日,李曼就带领为数不多的德国军官以及他信任的土耳其人参谋长卡齐姆,前往新的指挥阵地加里波利半岛。

李曼利用协约园军队增援延误,对土耳其士兵进行强化训练,在协约国部队可能登陆的所有滩头后面,让土耳其人挖筑堑壕,用铁丝网、机枪火力点守护这些堑壕。大约两周之后,英国人在加里波利半岛登陆,李曼成为防守半岛的主要负责人。

1915年5月-6月,是加里波利战役血腥战斗的最初阶段,李曼的防御能力也让君士坦丁堡的众多批评者瞠口结舌。5月末,德国潜艇抵至达达尼尔海峡,该区域的海上力量对比反转,协约国也无可奈何,派了两艘英国潜艇“E11号和“E14号”在马尔马拉海巡航数周,击沉满载物资前往加里波里半岛的土耳其船只,但由于水下威胁太多,协约国潜艇也损失严重。

七月初,李曼决定以土耳其将军费里德.韦希布帕夏代替达达尼尔堡战线的德国指挥官韦伯上校。此举遭到瓦根海姆的不满与反对,认为李曼的行为会削弱德国军事代表团的声望和威信,而且还会鼓励土耳其民族主义的增长,“对我们目前和未来在土耳其的任务是一种危险”,但李曼依然看重新上任的土耳其将军。

李曼紧急从其他防线万名土耳其士兵抵达苏弗拉湾,抢先在萨里巴依尔山脊设置了一道临时防线,又派穆斯塔法凯末尔啊塔图尔克指挥土耳其军队。这位土耳其将军3天3夜没有睡觉,比英国人更严酤地驱赶着自己精疲力竭的士兵。

在凯末尔将军的领导下,土耳其人把英国人赶下主要山脊,成功遏制了协约国军队前进的步伐,9月战事进入僵持阶段。法国主战场没有派遣兵力前来增援,由于战线拉长,协约国损兵折将,英法潜艇只能对海岸进行小规模袭击。

李曼加紧通过博拉耶尔地峡输送补充物资和增援部队,部队要靠步行,物资要靠骆驼或牛车运输。协约国意想不到的失利影响了巴尔干地区列国,保加利亚加入到同盟国阵营,极大地推动了战役的胜利。到11月,战局十分明显,协约国部队已无法通过加里波利半岛向君士坦丁堡推进半步,开始商议如何以最稳妥的方式撤军。

这场基奇纳勋爵最初只希望用7.5万人贏得胜利的战役,最终动用了近50万英法士兵,伤亡近25万,而协约国部队仍停留在4月份占领的位置上。土耳其人投入了31万兵力,伤亡情况25万-29万,但守住了通往达达尼尔海峡和君士坦丁堡的要塞基利特巴希尔。

英国很不情愿地从加里波利半岛撤军,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撤军成为这场战役最成功的一次行动,土耳其人对此竟毫无察觉。1916年1月,当最后一批英国军队从战火纷飞的半岛撤离时,协约国一战中最大的一场登陆战也就正式宣告彻底失败。

土耳其人能够成功保卫海峡,不仅得益于德国的有力配合,更是自身艰苦战斗的结果。而原以为吞噬奥斯曼帝国志在必得的英国却损失惨重,不但未能夺取君士坦丁堡,瓦解土德联盟,反而拉长了战事。

另一方面,由于在战役中对英国人(和法国人)的顽强抵抗,土耳其陆军和海军不仅阻止了俄国与西方盟友之间应急补给线的开放,令摇摆不定的保加利亚决定加入同盟国一方作战,间接促进战役的胜利,也使奥-德联盟得到进一步巩固。

同时,德国人坚信恩维尔拥有对奧斯曼帝国行动的否决权,认为他是德国意图占领奥斯曼陆军部的最大希望。然而,德国人很快沮丧地发现,恩维尔处处限制他们在奥斯曼帝国各个领域的影响了,尤其在军事方面。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