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英超:请说出你的故事

@新英体育 主办的#寻找英超王牌球迷#活动。本来想随便看看,结果一晚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没想到的是,从一个个ID一张张图片一段视频中津津有味的读到了一个个球迷和英超的故事:

有7年看遍所有英超比赛录像的阿森纳球迷,有将婚礼现场完全用主队元素装饰的曼联球迷,有留学英国穿梭于城市之前追寻主队的利物浦球迷,有坚持熬夜直播英冠比赛见证球队升级的米堡球迷。。。

所谓足球狗,就是足球与生命已经拉不开扯不断的纠缠在一起的人。每个故事相信围观的足球狗都不陌生,因为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不信,你们看下面这个。

可能每个人从小喜欢上一支球队有太多的因素,因为父母,因为某个喜欢的人,有时甚至就是一瞬间的事,就认定了一支球队。

我呢,我记得读小学时偷看哥哥的足球杂志,看到了杰拉德穿着红色球衣的照片。

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听到“利物浦”这个名字吧。可能那一刻我自己也没想到,利物浦几个字,却成了我人生在无比重要的名字。

初中是人生中最自在的一段日子。简单的功课,无拘无束的孩子,每天就是到处搜集和利物浦有关的一切。了解利物浦的点点滴滴,就是我每天课余时间最喜欢做的事。那时候学校里是皇马和曼联球迷们的天下,劳尔、齐达内、贝克汉姆的周边产品在学校的文具店里随处可见。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枚利物浦的钥匙扣,就如获至宝般时刻带在身边,可谁能又想到,这一带,就是12年,直到在安菲尔德买了一个正版的队徽,才把它换掉。

我也不记得大概从什么时候动了以后要去利物浦看比赛的心思,可能是我14岁过生日许愿时吧。那时候我许愿说一定要去利物浦看球赛,要看杰拉德,可能是我晚自习在教室大喊的时候吧。那时候我对着操场大喊说我一定要去利物浦看杰拉德,然后被老师赶出了教室。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流逝,霍利尔走了,贝尼特斯来了,他带来了阿隆索、加西亚,他带来了我心中最棒的利物浦。

还记得2005年的欧冠吗?又怎么会忘记呢,利物浦一路走来,一个个没有直播的欧冠夜我也没法安心睡去,唯一的安慰就是床头放一张全队的照片,手心中紧握着那枚队徽,好像这么做,就能给利物浦带去某种魔力一样。

每一个等待比赛结果的清晨都像是一次祈祷,直到决赛那个清晨,我在CCTV5晨间体育新闻中看到杰拉德举起奖杯的照片,嚎啕大哭。2005年5月那期足球周刊我一直留着,封面是杰拉德举杯时的照片,其中还有一段杰拉德的采访,我还记得他说等他老了退役以后要把这些照片挂在墙上,看着就会笑。

终于到了中考那天,带上那本杂志带上那枚队徽去考试。那时我真的很迷信,好像带着这些就能让我中考超长发挥一样。

初中就这么结束了,在给同学写的同学录上,总爱加上一句:“你看到利物浦就要记得我,记得我未来一定会去利物浦的!”

后来要读高中了,繁重无趣的学业磨灭了大家对足球赛的热情,剥削了大家看球赛的时间。有时一份体坛周报或一本足球杂志,全班可以传阅一遍,回到我手中时已经快散架了。我有一个尤文图斯球迷的前桌和曼联球迷的同桌,他们爱吵架,我爱听着乐,但最后他们还是会一起攻击利物浦的。

从那一页页报纸杂志中,我知道了利物浦足总杯逆转夺冠的事,我知道了贝拉米用高尔夫球杆打了里瑟的腿,我知道杰拉德差点去了切尔西,我知道杰拉德和阿隆索是彼此的天使,还有美国富商来了,托雷斯也来了,欧冠输给了AC米兰。

那时我还有几本现在看起来蠢哭了的日记,上面记录着利物浦每一场比赛的结果还有每一件利物浦的新闻,当然,蠢哭了的是,我附在后面的评论。

高中的日子因为枯燥,反而过得飞了起来。2008年高考完,我说想学新闻传媒专业,我总觉得学了这个专业,总有一天我会有机会采访到自己心爱的球队,可是却阴差阳错学了英语专业。高考那天,我还是带着2005欧冠夺冠那本杂志,带着那枚队徽。

后来我要读大学了,不知为什么,到了大学看球的人更少了,周围的人们似乎都在校园的杂事中离我远去,而唯一陪在我身边不变的,还是那枚利物浦的队徽,是一台笔记本和看不够的球赛,但好像,去利物浦看球这件事,突然变得模糊了,有时我还是会搜搜利物浦城市的照片,看看那究竟是个怎样的地方。

大学毕业的暑假我又回到了以前长大的院子,看着小时候生活的场景,12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去过利物浦。

2012年的一天,家人问我想不想再去英国读读书。然后,我就一夜一夜的不睡觉准备雅思考试,虽然因为阴差阳错我没有去利物浦大学读书,但是只要在英国,我知道,有一件事,就一定可以实现了。

我在飞机上看着地面上的一切,走出海关的那一刻,自言自语的说着,利物浦,我来了。

这莱姆街火车站,不就是我曾经在杂志上看到的吗,欧冠那天这里挤满了人,红色的海洋一般特别好看。眼前的一切,过去的一切,一幕幕在脑海中交错在一切,走出火车站,走进了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场景。

至今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文字去描述第一次来到安菲尔德的感觉,出租车停在球场前,司机跟我说“Enjoy your dream!”,可能从看到它那一刻到最后走出球场,都有些分辨不清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发生了。我在更衣室中紧紧地拉着杰拉德的队服不放手,导游说你来看比赛吧以后,我说一定会的,我还要唱队歌。

其实我第一次去安菲尔德真的没哭,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在球场的一切都表现的格外平静平淡。或许吧,一个梦太久了,当它真的真实发生了,你反而会变得不知所措,好像你大笑也是做作,大哭也是矫情,倒不如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它,就好像最初你知道事情会在你长大后的一天中午发生。

2013年2月17日下午三点,终于我要在安菲尔德看球了。去球场的路上我不停的和朋友们说我小时候想象过多少次安菲尔德坐满球迷时会是什么样,杰拉德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有多高多重额头上是不是真的那么多皱纹。

去窗口取了球票,那是安菲路的座位,对面就是Kop看台,坐在座位上屏住呼吸等待着,等待着整个球队出现在眼前那一刻,接下来的事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的,突然队歌就响起了,我看见全场的人都举起了手中的围巾或旗子,大声唱着队歌,我赶忙学着他们的样子,赶紧举起围巾,一起唱着,字字句句,我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可能是我声音太大,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一个爷爷对着我笑了,原来我掉了眼泪自己都不知道。

那是一场大胜,每一次进球都和大家一起站起来喊破喉咙的庆祝。利物浦的球员们就在我眼前奔跑,卡拉格的大嗓门,唐宁有点糟糕的传中,阿格强硬的争顶头球,苏亚雷斯旁若无人的突破,这一切就在我眼前发生,而我能做的就是为他们鼓掌,拍到手心痛。

后来,利物浦成了我最爱去的城市,有比赛时会来,没比赛时也会来,有时不开心了就在阿尔伯头那里住几天,其实住一天心情就好了,但是不管来过多少次依旧依依不舍,我知道,在这座城市中,有我最喜欢的球队和球员们。

再后来,比赛一场一场的看不够,训练基地去了一次又一次,做客的比赛没有球票也跟球队去,只想在球场外再看一眼。卡拉格退役赛那天,KOP看台拼出了JC23的字样,那时候我想,假如到了杰拉德在利物浦退役赛那天,那仪式应该更盛大吧,那一天一定要晚些到来啊。

25岁生日那天,我定了训练基地的游览,我在朋友圈写道“原来一个愿望连续许好多年真的就会实现。”坐在利物浦的大巴上,导游说那是乔阿伦的位置。我在梅尔伍德,度过了这个最特别的生日,虽然没有蛋糕、没有礼物、没有朋友家人的陪伴,但是我和我心爱的球队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棒的吗。

游览结束后,买了个小蛋糕坐在阿尔伯头那里吃,边吃边感叹自己是幸运的,周围来往的人有时对我微笑,我就当做一句生日快乐。回到家后,我在墙上贴满了便签,上边写满了各种话,其中有一句我说我希望每一个喜欢利物浦的人都可以像我一样幸运像我一样梦想成真,我希望我还有能力去爱足球以外的事物,有能力用这份在足球世界中收获的爱去爱更多的人。

2014年8月那天是杰拉德的纪念赛,对手是奥林匹亚科斯,KOP看台上飘扬着印着队长头像的旗帜。那天我在火车上听到一对父子的对话,父亲说那天是第一次带孩子去利物浦看比赛,赛前一周就在家教孩子学唱队歌,孩子穿着杰拉德的队服,满脸骄傲的模样。

2014赛季第一场,首秀的米尼奥莱扑出了斯托克城的点球,拉开了这个荡气回肠的赛季的序幕。对啊,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赛季,Make us dream,在安菲尔德赢了曼城夺下榜首后,大家都以为真的要夺冠了吧。赛后杰拉德把全队召集在一起喊话的场景也会成为英超的经典吧,那一刻他们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坚定,那么的有信心,We go again,真的再坚持几场,冠军就来了。

4月底,利物浦客场和诺维奇比赛那天我又去了利物浦,为了看希尔斯堡的纪念赛,到了利物浦时还没看手机比分,只看着街上欢呼雀跃的人们,就已经知道利物浦肯定赢了,当然,那天赢球的还有埃弗顿,那一晚的利物浦城热闹极了,第二天的纪念赛,欧文回来了,那个曾经让利物浦骄傲的少年啊。还有加西亚,球迷们唱着you are my sunshine调子的加西亚之歌。我想那时候,那几天,这里的所有人都相信,英超奖杯就在眼前了。

2014年9月22日,和米德尔斯堡的那场两个小时联赛杯,那是我最后一次在安菲尔德看球赛,利物浦打入制胜的点球那一刻,我拿起东西头也没抬的跑出球场,不敢多停留一刻,怕越舍不得离开就越舍不得了。

终于还是到了要告别的日子,2014年10月17日,我最后一次去利物浦,我没有去基地,没有再买到之后任何一场比赛的球票,最后我只想去安菲尔德再看看,再站在空荡荡的球场里听一次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就好。可是到了球场的时候,工作人员说参观已经结束了,我在官方店买了些东西,就到球场对面去等车,在心里跟自己说,一会离开的时候不许回头不许哭不许跑下车再回来。

第一辆17路过去了,我没走,心里骂着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又不是以后没机会再来了。可是以后这个时间词,谁知道是多久呢。第二辆车又来了,一咬牙也就上车了,果然没有再回头看一眼,在车上紧紧闭着眼睛,任球场渐渐消失在身后。

后来我常跟别人说起,我曾经无数次到达离开利物浦莱姆街火车站,有清晨,有深夜,除了来看披头士博物馆来看阿尔伯头来购物,没有人愿意和我来这座城市,去安菲尔德,去梅尔伍德。可是有时我又觉得,这是我和利物浦之间的事,我不想让别人来参与,就让我和它在一起就好了。

我确实觉得孤单过,多少个夜晚我赶车回桑德兰,到家时已经深夜凌晨,有时车厢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感觉糟透了,还有从火车站回家的夜路,我也害怕过。

确实,有时去利物浦,我真的觉得有些孤独。可是啊,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了这张照片,这是2013/2014赛季第一场比赛,利物浦VS斯托克城,米尼奥莱扑出点球的瞬间,我竟然在照片上看到了自己,我还看到,我身边有那么多人,脸上有着和我一样的神情,我们一起,为自己心爱的球队揪心…

那天之后啊,我突然就释怀了,我不再在火车上只是沉默的坐着,我开始和车厢里的利物浦球迷们聊天,分享彼此对利物浦的喜爱,我甚至学会了在利物浦球迷人多时,“挑衅”一下势单力薄的客队球迷;我不再只是在球场里自己一个人默默的看比赛,我愿意告诉邻座的人我从桑德兰过来看比赛,早上6点就要出发来利物浦,他们会把手里的甜点分给我,会对我说good girl,会在我唱队歌哽咽时搭住我的肩膀,哦天呐,那些各式各样的chant我现在还没有听清楚歌词。

我知道,这些火车上和我穿着一样队服的人,这些在安菲尔德坐在我旁边的人们,我们因为一支球队聚在了一起!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两年就过去了,从25岁到27岁,我和利物浦的距离又变成了8800公里,时差8小时,杰拉德退役了,有时直播中看球赛,我还是忍不住很自豪的跟身边的人说着:“你看,我曾经就坐在那里,和这些家伙们在一起为利物浦加油。”

而我还是要感谢这支球队,感谢我们的相遇,感谢我们在英国的相遇,就像《Me Before You》里说的那样,

我也期待着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再次相遇,期待着我再一次为你唱起那首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