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之下小国格鲁吉亚的生存之道

持续的俄乌之战,影响波及着众多与俄乌地缘相关、历史渊源深厚的国家,最近俄罗斯的邻国格鲁吉亚就成为了关注热点。乌克兰突然驱逐格鲁吉亚大使,原因是泽连斯基要求格鲁吉亚向乌克兰归还正在受审的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泽连斯基为什么要替格鲁吉亚前总统出头?其实格鲁吉亚因为领土问题与俄罗斯近乎决裂,已断交多年,可是近期却突然倒向了俄罗斯一边,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综合德新社和俄塔社7月3日报道,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发表视频讲话时敦促格鲁吉亚归还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俄塔社称,泽连斯基指示乌克兰外交部召见格驻乌大使表示抗议,并要求他限期离境回国与格鲁吉亚政府对此进行磋商。这位大使被要求在48小时内离开。

“对萨卡什维利的这种待遇,乌方表示不满,乌方还对格鲁吉亚在俄乌冲突的这种只谴责不制裁的立场也表示了愤慨,最后导致乌克兰决定驱逐格鲁吉亚驻乌克兰大使。”

泽连斯基发表视频讲线岁的萨卡什维利在监狱中健康状况恶化,应该被移交给乌克兰以接受必要的治疗和护理,对于萨卡什维利的现状,乌克兰表示不能接受,所以驱逐大使表示抗议。

萨卡什维利,这位格鲁吉亚的前总统,与乌克兰有着颇深的渊源。2013年,竞选格鲁吉亚总统失败的萨卡什维利,受当时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邀请,担任乌克兰敖德萨州州长,并获得了乌克兰公民身份,同时放弃了格鲁吉亚国籍。

“格鲁吉亚的前总统萨卡什维利先生原来是非常明显的反俄,乌克兰人把萨卡什维利先生奉为上宾,请他传授经验,怎么在格鲁吉亚反对俄罗斯,怎么样争取加入北约等等。”

2017年,萨卡什维利与波罗申科闹翻,成立了自己的政党“新力量运动”,最终萨卡什维利被取消乌克兰国籍并被驱逐出境。

“他在乌克兰几年之后,采取一种极端的方式进行反腐败,甚至是与乌克兰当时的总统波罗申科公开对抗,后来他在乌克兰的民主试验失败了,反腐败的事件也没有出现预期的成果,所以波罗申科取消了他的乌克兰国籍。”

2018年,泽连斯基当选乌克兰总统后,再次邀请萨卡什维利在乌克兰政府任职,并恢复了他乌克兰公民身份。

同一年,萨卡什维利被格鲁吉亚法院以两项滥用职权罪名为由,缺席判决监禁9年。2020年9月,萨卡什维利返回格鲁吉亚,因非法入境被直接送进了监狱。在狱中,萨卡什维利以绝食表示抗议,并因此多次被送医院抢救。

“他返回格鲁吉亚的目的是什么呢?显然是试图在格鲁吉亚唤起反俄的这种意识,希望能够得到更多民众的支持,重返格鲁吉亚的政治舞台。”

泽连斯基在试图为乌克兰建立自己的政治板块,尽管乌克兰让他的大使回国了,但是他在回应的时候,格鲁吉亚依然表示,就是我们依然希望能够和乌克兰做朋友,表达了自己比较良好的愿望。看得出来格鲁吉亚既不想采取极端的反俄措施,也不想采取极端的反乌措施。

格鲁吉亚位于欧洲大陆的“心脏部位”,是最靠近俄罗斯的外高加索国家。东连阿塞拜疆,西濒黑海,西南与土耳其接壤,南毗亚美尼亚,北接俄罗斯。是从南部进入俄罗斯的必经之路,其地理位置从战略与经济上面来说都对俄罗斯十分重要。

“格鲁吉亚实际上是俄罗斯与土耳其之间的一个缓冲地带,地形非常险要。从军事或者从国际之间来说非常重要的地区,它决定了在外高加索地区究竟是土耳其还是俄罗斯更加占有控制权。”

“苏联解体之后,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之间主要是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1990年代初的时候,格鲁吉亚少数民族寻求自治,和格鲁吉亚中央政府发生了一些冲突,俄罗斯派兵维和,虽然是使战火暂时得以搁置,但事实上格鲁吉亚失去了对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地区的实际控制权,这块地区就变成了名义上的格鲁吉亚领土。”

2000年,普京上台后,确定了“重点发展与独联体所有国家的睦邻关系和战略伙伴关系的方针”。此时格鲁吉亚看到俄罗斯并不想要支持自己国内实现完全统一,于是与俄罗斯关系渐行渐远,愈发投入西方的怀抱。

2003年10月,格鲁吉亚爆发了“玫瑰革命”,亲西方的萨卡什维利在总统选举中获得了压倒性优势,成立了民选政府。萨卡什维利多次在公开场合呼吁民众,要重建统一的格鲁吉亚,并希望采取武力手段收复俄罗斯实际控制下的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

“美国在格鲁吉亚做了大量的工作,而这些思潮根本上就是说俄罗斯都是坏的,走西方的路就是胜利的。所以我觉得格鲁吉亚有一代人都被西方的这种思潮给影响了。奉行的是亲美西方的路,美国当时特别强调,格鲁吉亚唯一的出路就是加入北约,而正是因为他的极端的亲美西方的立场,和普京总统成了仇敌。”

2008年8月7日深夜,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下达了进攻南奥塞梯的命令,8日凌晨2时,7000多人的地面部队在空军的掩护支援之下向南奥塞梯发动了进攻。

“最后停火,俄军撤回到了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事实上格鲁吉亚因此完全失去了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实际控制权。随后我们也看到了俄罗斯宣布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是独立国家,俄罗斯角色的这种转换,使得格鲁吉亚想政治解决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变得更加难以实现了。”

俄格战争失败后,两国断绝了外交关系,这场战争进一步激发了格鲁吉亚民众的反俄情绪,虽然对美西方的表现有所不满,但对俄罗斯的仇视却深植于心。2018年,祖拉比什维利当选格总统后,也公开宣称格鲁吉亚首先要“在不激怒俄罗斯的前提下,继续推动格鲁吉亚加入欧盟和北约”。

“俄格战争确实让很多格鲁吉亚人感觉被当头一棒,他们明白原来俄罗斯依然是原来那个庞然巨兽,对于格鲁吉亚来说是不可承受之。尽管在俄格冲突之中,格鲁吉亚一直在寻求西方的帮助,但是西方当时并没有伸出援手。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依靠西方是没有前途的,和俄罗斯坚决对抗的萨卡什维利政府垮台了,萨卡什维利也一度被关入监狱。上台的是格鲁吉亚梦想党执政,俄罗斯一直看到格鲁吉亚真的成立了一个亲俄政权,这才放心,双方才得以维持和平。”

“它奉行的是实用主义的外交政策,和以前萨卡什维利亲西方的自由主义的外交政策不一样,它虽然申请了加入北约和欧盟,但另一方面还不希望与俄罗斯完全断绝经济联系。对格鲁吉亚来说,难以承受与俄罗斯经济‘脱钩’的代价,所以对俄罗斯人签证还是实行独联体免签制度,对俄罗斯商品还是实行独联体国家的优惠关税政策。”

深处“东西困境”并在地缘政治的影响下,格鲁吉亚国内的政治体系演变为两派,亲俄中立的执政党和以总统为首的亲西方派,两派之间的相互斗争逐渐使格鲁吉亚形成了一种错综复杂,但又相对稳定的政治局面。

2019年6月20日,俄国家杜马议员、东正教议会大会主席谢尔盖加夫里洛夫在第26届东正教议会论坛全体会议中率先发言,但仅仅因为他坐在格议长科巴希泽的座位上,用俄语发表演讲,格鲁吉亚人极为不满,当晚就爆发大规模活动。

“格鲁吉亚的民间情绪其实对俄罗斯是非常敌视的,一方面是由于对方打了自己,这是一个让他们感到不满的历史的怨恨。另外一方面大量的俄罗斯移民到达格鲁吉亚之后,尽管他们给格鲁吉亚的经济带来了繁荣,但是他们也带来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影响了当地的原住民。”

“现在格鲁吉亚的年轻人认为反俄是主流,真正支持与俄罗斯保持正常经贸关系的大部分都是企业界的人,他们认为与俄罗斯保持关系,能够获得现实的经济利益,但在政治上或者是从民族感情上,他们确实不接受俄罗斯人。”

2023年3月7日,格鲁吉亚再次爆发大规模骚乱,没多久就演变为激烈冲突。事情起因是格鲁吉亚议会通过的《外国代理人法》。

“这个政策太像10年以前俄罗斯开始实行的政策了,俄罗斯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控制民众与国外的联系,也逐渐演变成为俄罗斯加强对自己民众管理的一些手段。格鲁吉亚的反对党势力比较强大,当然会意识到这种做法可能是针对他们的,于是就开始号召民众起来进行反抗。”

“政治骚乱说明了格鲁吉亚既不能向东再迈一步,也不敢再向西迈一步。想与俄罗斯继续改善关系,则意味着格鲁吉亚内部的社会的分裂。如果向西方再靠一步的话,会引发俄格之间安全上的这种危机。”

和其他国家的内部骚乱不同,格鲁吉亚者举的不是本国国旗,而是乌克兰、美国和欧盟的旗帜。3月9日,泽连斯基发表讲话。

面对泽连斯基的发言,格总理加里巴什维利发出警告,要求泽连斯基“先管好你自己”,显然,格鲁吉亚从俄乌冲突中乌克兰的处境吸取了教训,并不想成为遏制俄罗斯的工具。对基辅屡屡呼吁格鲁吉亚开辟对俄第二战线,格鲁吉亚没有意向。

“格鲁吉亚是一个小国,它还不如乌克兰,人口经济总量,还有国防实力,都无法跟俄罗斯进行博弈。总之格鲁吉亚在俄乌冲突之中,小心地保持一种只谴责不制裁的立场。而且也不向乌克兰提供任何军事援助,只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就是避免激怒俄罗斯。”

格鲁吉亚处于俄罗斯与西方地缘政治博弈的最前线,美国试图通过控制格鲁吉亚来培养反俄势力。但俄罗斯无论是安全还是经济,都对格鲁吉亚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格鲁吉亚选择了只谴责不制裁,因为格鲁吉亚没有加入制裁,所以格鲁吉亚现在和俄罗斯的贸易不但没有下降,反倒扩大了。去年9月份,俄罗斯宣布局部动员之后,很多俄罗斯人就移民到格鲁吉亚,很多俄罗斯的IT公司、投资公司为了规避制裁,就将业务从俄罗斯转移到了格鲁吉亚。”

“这一次战争格鲁吉亚得到大量俄罗斯的投资,去年大概有14,000多家俄罗斯公司在格鲁吉亚出现,也的确给格鲁吉亚带来了异常的繁荣。格鲁吉亚去年的GDP增长达到10.2%,这个简直是不能想象的。”

对于格鲁吉亚在制裁俄罗斯问题上采取的不积极态度,除了引发了美国的不满,扬言制裁外,乌克兰更是对格鲁吉亚进行了多次公开的谴责,欧盟也是以格鲁吉亚入盟问题施以脸色。

“美国一直动脑筋,要搬动格鲁吉亚这一颗棋子。它一定要在格鲁吉亚通过也好,通过其他的手段也好,颠覆当地的政权,建立亲西方亲美的政权。使得格鲁吉亚能够紧跟美国,在反俄、仇俄、敌俄的路上越走越远。”

面对西方对格鲁吉亚的态度, 5月1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从5月15日起,格鲁吉亚公民将不再需要签证就可进入俄罗斯。同时废除了2019年签署的禁航令,恢复两国直航。这一举动被外界解读为自2008年两国断交后,外交关系开始趋于缓和。

“俄罗斯肯定不愿意一方面和乌克兰打仗,另一个高加索地区再起战火,它两头都顾不上。俄罗斯政府和普京愿意想尽一切办法,先平息格鲁吉亚的一些极端情绪。另外想方设法创造条件,使得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能够进一步的正常化。”

对于俄乌两国恢复通航,5月12日,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韦丹特帕特尔特称,如果格鲁吉亚恢复与俄罗斯的直航,美国可能对格鲁吉亚的公司实施制裁,格鲁吉亚议会议长沙尔瓦帕普阿什维利,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格鲁吉亚不会奉行对俄让步政策,也没有讨论与莫斯科恢复外交关系的问题,他说,我们正在努力避免挑衅和各种威胁,包括来自俄罗斯的威胁。

“俄罗斯与格鲁吉亚恢复直航这件事情的确受到了一些国家的反对,主要是西方国家,因为西方国家现在正在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它已经把格鲁吉亚列为了5个正在帮助俄罗斯逃避制裁的国家之一。”

“另一方面,它们在价值观上,在外交上,甚至在安全方面,对于俄罗斯又有很多忌惮,所以不愿意跟俄罗斯走得过近。格鲁吉亚一直希望能在西方和俄罗斯之间做选择或者平衡关系。”

此次俄罗斯主动伸出友好之手,意味着俄罗斯寻求改善与格鲁吉亚的关系,而这将导致亲美势力的减弱,亲俄势力的增强。如何把握当下,做出正确的选择,是格鲁吉亚面临的一道难题。

“作为一个小国,面对这样纷繁的国际形势,可能还是动不如静,现在他们选择的是比较现实主义的政策,应该说是战争教育了格鲁吉亚人。这种现实的政策就是在东、西双方以及自己民众三颗鸡蛋上面跳舞,哪个鸡蛋都不能踩破。一方面要让俄罗斯感到自己的善意,另外一方面又要让西方国家感到自己并没有完全的倒向俄罗斯,以至于遭到和俄罗斯同样的制裁。最后还要让本国民众在分裂之中不要激化太大的矛盾,那这对于格鲁吉亚政府来说的确是非常高的政治技巧。”

“美国、北约绝对不会放弃继续利用格鲁吉亚作为它们战略棋子的梦想,俄罗斯也一定会越来越重视格鲁吉亚。格鲁吉亚现在的领导人有智慧,有胆略,是真正的以格鲁吉亚民族、格鲁吉亚老百姓的利益为重,而不是跟着某些西方国家走。”

俄乌战局胶着,双方为求胜都在争取更多国家、更多方面的支持。可欧洲地缘政治本就复杂,在俄罗斯与西方长久的缠斗中,一些国家力求在东西之间小心拉锯,应对领土被分裂、民意被撕裂、努力自保。战争阴云下,这种平衡之术越发艰难,各国不得不在十字路口小心行走。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