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一问三不知”的白宫新闻发言人自带的buff 多得数不清

随着全球媒体的“老熟人”,普萨基女士的离职(曾经三进白宫,服务了两位总统),新上岗的白宫新闻发言人(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的表现,却显得十分尴尬,当被问及一些话题的时候,她先是短暂冷场,然后又答非所问….

她愣了一阵子,之后表情很不自然的,絮絮叨叨地讲了一些逻辑不通的东西——要鼓励关心气候变化的人,以此来支持公平的税收体系…

无论是台下的记者,还是美国观众们,都听得很懵圈——气候变化?税收公平体系?这哪跟哪啊?人家关心的是如何降低食品价格和通胀率!

事实上,这类官方发布工作,都是有很详细提纲的。但是,面对一些不按套路出牌的提问,在没有相关答案的情况下,就得靠新闻发言人自己的“存货”和临场发挥了。

显然,这位黑人大姐,是被问懵了,还没能完全进入角色,经验值不足,只能把提纲里的一些关键词强行联系起来,风马牛不相及地进行作答。

当被问及芬兰和瑞典申请加入北约正引起土耳其方面强烈不满的议题时,很明显,她和自己背后的团队们都提前准备过,然后就直接埋着头,对着稿子照本宣科地念了起来,全程连眼都没抬一下,就是直接念稿。

而且,这个作答的内容,虽然没有离题,但并无实质意义,都是官方套话。现场记者们曾这样评价——她说了,就跟没说一样。

事后,也有比较冷静的美国人,这样解释皮埃尔女士的“发挥失常”——这次“不专业”的表现,是因为她撒谎没有普萨基“熟练”,所以表情极不自然,作答不够流利。看来,这位黑人女性还有点良知,但凡有点良知的人,都做不了白宫发言人啊。

一位美国网民更是“贴心”地安慰大家说:“要给她些时间,让她会学会如何像普萨基那样冷静地、胸有成竹地撒谎。”

更有美国网民认为,皮埃尔的前任普萨基就是因为说谎说得太多,实在“圆”不下去了,这才选择在“功成名就”之际,趁好感觉走人了….

看来,撒谎也是一项本领,需要积累丰富的实践经验,经过不断锻炼才能够胜任。

要说皮埃尔女士能做到这样的位置,自然还是主要靠她本人出色的能力打拼出来的,即便首秀不尽人意,并不能直接说明她无法胜任这个工作。

这样的家庭背景,让皮埃尔熟练掌握了法语和英语,对她后来的学业、事业发展帮助很大。

当周边的很多同龄非洲裔青年整日游手好闲玩社会的时候,她总在闷头读书,思考人生。

而且,皮埃尔的青少年时代,正好赶上了美国平权运动后,对黑人群体教育招考方面的政策红利,再靠着她自身的努力和天赋,顺利拿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公共管理硕士学位。

早前,皮埃尔曾在奥巴马团队担任高级职务多年,那时候,她才30出头,绝对称得上是“年轻有为”。

后来,她又担任了拜登团队成员,负责传播事务,同时兼任副总统哈里斯的幕僚长,今年年初又被提升为总统助理兼副白宫新闻发言人。5月13日,随着普萨基的“隐退”,皮埃尔正式成为了白宫新闻发言人。

当然,这番坐火箭般一路开挂的“升职经历”,主要还是取决于皮埃尔女士出众的履历和业务能力确,但同时,也很可能,确实少不了她自带的各种“政治正确”的buff加成。

女性、移民身份、黑人、素食主义者、环保主义者、动物保护主义者、还是公开的LGTBQ+人士(看下图的详细解释)。简直堪称美国“政治正确”食物链顶端般的存在。

据报道,皮埃尔的同是一名 CNN 女记者玛尔弗克斯,两人还有一个7岁的女儿,夫妻和谐,家庭美满。

显然,这些个令人眼花缭乱的buff,保守点说,是“锦上添花”;而更形象地讲,放到人才济济的高层,那堪称是“职场密码”啊。

类似的,更有之前一天兵都没当过,但当过54年男人的美国四星上将,雷切尔·莱文女士。

要论资质,她本身就是个职业医师,后来又担任过卫生官员,负责掌管美国公共卫生服务军官团,专业方面还算对口。

在当“他”时,莱文先生和前妻育有两个孩子。2011年,他做了手术,成了一名“她”,然后夫妻变“闺蜜”…此后,她似乎就如同掌握了“职场密码”一般,一路开挂,迅速飞黄腾达起来。

比如,在雷切尔·莱文上任前一天,2021年10月18日去世的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他参加过越南战争,指挥过巴拿马战争、海湾战争,在服役的第32年,多次立下战功后才晋升为了四星上将。

不过,无论是白宫新闻发言人皮埃尔,还是四星级上将莱文,她们作为LGTBQ+群体,只是一个“通常意义的女同性恋”或者是一名“通常意义的变性人”,相比目前美国跨性别群体中的那些令人眩晕的花样,似乎有些“太普通”和太过“平淡”了。

如今的美国和很多西方国家,流行着这么一种“政治正确”的表述:对于公民的性别判断,除了参考其天然的身体特征外,更应该尊重当事人的“个人认知”,如果只根据生理特征进行性别划分,则属于一种反人性、反人权的行为。

为此,拜登政府还专门出台了一个叫做《性别平等法案》(The Equality Act)——不仅厕所、更衣室、试衣间、淋浴间、监狱等公共场所,都可以根据个人的自我性别认同来决定;甚至那些自认为“生理男,心理女”的LGBT们,还可以去享受针对女性群体的政策,比如参加女性运动比赛,然后以女性运动员成绩去报考名校,挤占女性申请名额等等。

换句话说就是,不一定非得去做手术,在保持“天然的生理状态”下,公民们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心理,来自由“判断”自己的性别,决定上哪个厕所,进入哪个更衣室,——一个留着大胡子,一身腱子肉,男性体貌特征明显的老汉,也可以说自己是女人,去女卫生间,你要强行拦他,弄不好,算是违法了呢。

于是,在这样一种“性别自由”的环境中,没几年的功夫,美国就呼啦啦地涌现出了几十种性别。

为了照顾到这些LGBT群体,和他们可能随机“变化”的“心理性别”,美国政府和民间各个企事业单位,可算是操碎了心。

比如,目前白宫联系表可供在线选择的那些“性别包容”的代词,共有五种(下图)。

更厉害的,还当属改名叫做了“元宇宙”的Facebook,“贴心”的给用户提供了56种“性别选项”。

比如,下图这位做山姆·布林顿(Sam Brinton)的“人类”,是如今的美国能源部核能办公室乏燃料和废物处理部门的助理副部长。

之所以用“人类”来称呼这位助理副部长,是因为,其性别划分就属于“元宇宙”主要性别表中第二行第二个的划分范畴——Gender Fluid : 流性人。

因为,Gender Fluid( 流性人)和Bigender(双性人)的不同之处在于——双性人是在两种明确的状态间切换,而流性人的特点则是——在不同时间和地点,都有可能做出新的性别认知——重点就在于这个“流”(Fluid)字。

当然,布林顿的资质和履历也是相当能拿得出手的——论教育背景,布林顿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双硕士毕业;论工作经验,布林顿还曾在美国仅有的核废料初创企业之一,Deep Isolation ,担任过全球政治战略主管。

但不得不承认,和皮埃尔女士一样,布林顿的这个“流性人”身份,也属于一个“耀眼”的buff。

毕竟,这么多年来,性别运动,可一向都是驴党的重点工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